News.cn|新華網 新華通訊社 新華社甘肅發布 | 体球网即时比分   新聞中心 | 甘肅網視 | 新華影廊 | 新華輿情 | 記者看甘肅
農婦誤信全能神不惜拋夫棄子
2019年11月07日 18:50:48
來源: 凱風網
【字號: 】【打印

  我叫楊啟玉,女,48歲,小學文化,祖籍貴州省都均市,1987年嫁到廣東茂名,在家務農,丈夫是個老實巴交的建筑工人,婚后育有三個兒子,兩個在外地打工,一個在校讀書,一家子齊齊整整,日子過得和美、幸福。

  誤入邪教 謊話連篇

  2011年9月,我回貴州老家探望年邁的母親。一天,在菜市場上偶遇我兒時的好朋友張麗,她對我說:“2012年的世界末日就要來了,只有相信全能神,在世界末日來的時候喊老天爺和全能神才能得救”,當時,我半信半疑。但是,出于對她的信任和在她的鼓動拉攏下,我也加入了全能神組織。

  想到世界末日就要來臨,為了“得救保平安”,只有小學文化的我,卻很認真地學習起全能神的必修書籍,我嚴格按照全能神的教義,自我編造了個人的假信息、假資料,給自己起了兩個假名:分別是“黃亞花”和“黃亞玲”,并對外聲稱家里的父母早已去世,連丈夫也死了,只有一個兒子,但卻不知道他的下落。

  回到茂名后,為了不被“淘汰”,我整天東走西竄,拉人入教“傳福音”,經常參加聚會,不理家事。但是,我卻感覺身體上的腰酸背痛等老毛病一下子全好了。慢慢地,我認為:只有全能神是正教,只有相信全能神才能得救保平安。我就更加堅信全能神的法力無邊,完全不顧家人的傳說,更加變本加厲地不管不顧家庭,全身心投入到全能神教中。

  不能自拔 親情泯滅

  2012年6月,在湖北打工的大兒子突發身體不適,腹痛得厲害,去醫院檢查后,確診為肝硬化,要馬上住院治療,急需手術費,否則會有生命危險。知道這不幸的消息后,我心里沒有一絲緊張和擔憂,也沒打算去湖北照看兒子,就連一通問候的電話也沒打,甚至連他在湖北什么醫院住院治療也都不聞不問。我竟然認為這就是他的命,我也沒錢!

  2012年12月21日,傳說世界末日的當天,我留在家里房間躲避大災,捧著全能神書籍,反復默讀苦修,祈求著能得到“女基督”的庇護,不吃,不喝,不睡,不敢外出。在家里提心吊膽地跪拜了一天一夜。后來,平安無事的躲過大災之日,我心里暗暗竊喜,自己的“誠意”最終打動了神,才得此救渡。

  深陷泥潭 傾盡家財

  就這樣,在我不斷地努力下,2013年3月,我被提拔為全能神的小頭目——“小排”,負責組織20多名“全能神”信徒學習。對于只有小學文化程度的我來說,簡直覺得榮幸至極,自認為層次越高,越快得到救渡。此后,我更加盡心盡責盡力地為全能神賣命?;剮母是樵傅刈蘊脫?,每月花將近400元租了一間房子,方便組織教導信徒們學習和聚會。原本生活就十分拮據的我,偷偷拿家里的積蓄,先后捐助給全能神的“奉獻金”高達12000元。

  從此以后,丈夫和三個兒子回到家,經常見不到我的蹤影,更別說煮飯、洗衣服之類,家里弄得一團糟,丈夫看到我這樣就更加生氣,經常罵我:“你信這些有什么用?又掙不了錢!還要貼錢!再練我們離婚!”三個兒子都是文化人,自然也反對,尤其是大兒子態度就更堅決,十分決斷地對我說:“如果你還信,我就和你斷絕母子關系!”但我不為所懼,全能神的人常說,離婚、斷絕母子關系都是考驗,所以這影響不了我。

  幡然醒悟重建家園

  后來,在反邪教志愿者的幫助下,我終于認清了全能神邪教的真面目,了解了全能神危害民眾的諸多惡行。而對于誤信全能神的經歷,我認為自己實在是太愚昧無知了。自己的母親和丈夫都健在,卻撒謊四處說他們全死了,現在回想起來這種謊言是多么的虛偽,多么的惡毒。所謂的世界末日平安度過,而我卻自欺欺人地認為得到全能神的救助,是多么可笑!兒子要與我斷絕母子關系,我也在所不惜,兒子病重住院,沒錢治療是不管不顧,卻偷偷拿家里的積蓄作“奉獻”,親情完全泯滅。誤信全能神讓我后悔不已!

?

楊啟玉近照

【字號: 】【打印】【關閉
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51120066814
{ganrao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