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s.cn|新華網 新華通訊社 新華社甘肅發布 | 体球网即时比分   新聞中心 | 甘肅網視 | 新華影廊 | 新華輿情 | 記者看甘肅
“全能神”讓她喪失親情
2019年08月21日 15:09:04
來源: 飛天陽光網
【字號: 】【打印

  做為一個走上邪教人,她的故事讓人唏噓不已,而邪教分子正是利用他的悲慘經歷,蒙騙她走上一段沉淪之路。

  馮麗花出生在甘肅武威市民勤縣的一個普通農民家庭,家里姊妹四人,她在家排名老二(一個姐姐,兩個弟弟)。重男輕女觀念嚴重的父母,為了生兒子在她出生后不久,因為躲避計劃生育,就狠心將她送給別人撫養,沒多久,體質不好的她因為經常生病,收養她的那家人又將其送回了父母身邊。在這個家庭里,她時常見到父母以求神拜佛、請陰陽等迷信方式治療患有羊癲瘋的弟弟。自那時起,馮麗花內心就有了世上有鬼神、命運天注定的想法,而這種想法使她最終走上了沉迷篤信“全能神”的瘋狂之路,深陷邪教泥潭 。

  后來父親參加招工成了一名酒鋼工人,跟隨父親的工作落戶到嘉峪關市的馮麗花,家庭生活依舊拙荊見肘,弟弟的病讓這個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。但命運的天平不會總是青睞別人,在馮麗花22歲的時候,經人介紹,認識了現在的丈夫,婚后的她是幸福的,雖然生活不是特別富裕,但也算小康。

  馮麗花姊妹四人跟隨母親到父親工作的城市安家落戶。雖然到了城市生活,家庭生活并沒有明顯的改善,甚至比在農村更加的窘迫,加之弟弟總是生病,一家人的生活真是苦不堪言。22歲找了當地人結婚,本想婚后生活會一帆風順,但娘家經濟上的窘困,沒有辦法讓她置之不理,而她沒有很好地處理夫妻關系,常常背著丈夫偷著給娘家人給錢,這種行為引起了丈夫的反感,夫妻吵鬧次數越來越多,嚴重影響了夫妻感情,這使她再一次感嘆自己命運的不公。

  2006年12月的一天,一個叫王姨的人來到了馮麗花家,在套了一番近乎后,開始向她宣傳起了“全能神”,王姨告訴她:只要信基督教就能改變命運,家庭和睦。你信仰的“神”就會“看顧、保守護”你們。現在災難這么多,還會有一場大災難降臨,在災難降臨前,只有信仰“全能神”才能“得救”誠心“敬神”、禱告,“神”就會顯靈。在王姨的蠱惑下,她深信自己出生的家庭、婚姻、所受的苦,一切的一切是“神”早就安排好的。之后她一遍遍的看著王姨留給自己的書和碟片,沉迷在全能神的虛幻里的馮麗花,不再和丈夫爭吵了,看似和諧夫妻關系背后,馮麗花的內心在“全能神”的邪路上越行越遠。

  果不其然,沒過多久王姨對她說:你不能白白享受“神”的“福氣”,你如果不好好盡本分,就沒有善行,也不能有“美好歸宿”,“全能神”的書上也這么說,如果沒有足夠的善行,那就沒有“美好歸宿”,難道你不愿意幫助把那些不信神、落入黑暗中的人拯救回來嗎?這才是“神”的表現。她想:“信神”不能白白享受“神”的福氣,理應傳“福音”、盡本分,還報“神”。于是在王姨的帶領下,她開始傳“福音”、盡本分,預備“善行”。她與教會的姊妹們交流心里話時,心情舒暢,她感覺到從未有過的溫暖。那一年,她們夫妻和睦,家庭平安,于是她在“神”面前發下了毒誓,寫下了保證書,凡事都要以“神”的話為標準,更加向往“神”的那種不種不收、不苦不累、沒有生老病死憂傷煩惱的境界,向往過那種“神”把什么都預備好的“美好歸宿”的神仙生活,每天都用誠心敬拜“神”。于是她就開始組隊,三人一組走家串戶傳“福音”,給親戚傳,給朋友傳,每周聚會四到五次。

  2010年,王姨安排她擔任了傳“福音”執事,工作不力又被撤了,她及時反省,放下工作和家庭,一心為“神”盡本分。丈夫、公婆、親戚對她的行為一次次進行勸阻,她不聽,反而認為他們是不讓自己得到“美好歸宿”,更認為是“神”對她自己的“擺設、試練、考驗”。她不顧親人的反對、勸告和感受,一步步越陷越深,就這樣一步步沉淪。2012年11月,她按王姨的指示,拋棄家人到甘肅敦煌傳“福音”,當年12月6日參加了黃渠鄉大規模示威游行,打橫幅、唱歌、跳舞,給不明真相的群眾散發傳單、書籍、宣揚邪教思想,大聲高喊“神國降臨了,大紅龍要垮臺”,只有“全能神”能救人類等言論。受到邪教歪理邪說蠱惑,情緒激動,自己都無法明白言行為什么會如此的猖狂和執拗?在圍攻鄉政府、衛生院時,面對前來制止的公安民警,不但不聽勸阻,還對公安民警采用拳打腳踢、抱腿、撕扯,向民警臉上扔撒辣椒面、干水泥粉等方式暴力抗法,行為已達到了瘋狂的地步,造成大量人員圍觀、交通堵塞,嚴重擾亂了社會治安和正常的公共秩序。

  瘋狂中的馮麗花喪失親情,變得麻木不仁、六親不認,因為迎接王姨所說的“神國”,要拯救全人類,馮麗花經常和教友外出傳教,給自己的家庭帶來了困擾,由于家里孩子沒人照顧,年僅4歲女兒只能交由婆婆代為照顧,而婆婆因為身體不好,再加上年事已高,照顧孩子顯得力不從心,沒有母親照顧的女兒,沒多久就生病了,而馮麗花確認為這是神的安排、考驗,更加變本加厲的篤信“全能神”所謂的神靈,認為只要自己誠心敬拜“神”,按照神的旨意“傳福音”,孩子的病自然不治而愈,漸漸地女兒的病加重了,由最初的輕微咳嗽轉為咳嗽不止、發燒,馮麗花的丈夫下夜班回到家,看到高燒不退的女兒還有旁邊急的團團轉的母親,氣急了的丈夫第一次對馮麗花動了手,你眼里還有孩子么,還有這個家么,說完這句話,丈夫抱起孩子和婆婆打車去了醫院,接診的大夫看到送來的孩子,埋怨道,怎么這么晚才送來,要是再晚一點孩子恐怕就沒命了,最終孩子被診斷為肺炎,在醫院里打了一個星期的點滴才慢慢痊愈。女兒出院后,馮麗花依舊沉迷于“全能神”,面對如此情況,馮麗花的丈夫無奈的硬撐著照顧家里,馮麗花的丈夫是一名酒鋼工人,經常要倒班,而丈夫在忙于工作的同時還要兼顧孩子,倍感疲憊,在一次下夜班后因為要趕著回家照顧孩子,在回家的路上被一輛轎車撞倒,小腿骨折在家休養,本就飄搖的家庭更加困苦,孩子更加沒人管了,而沉迷于“全能神”的馮麗花卻認為這是“神”的安排和懲罰,還鼓動家里人一起信奉“全能神”,看到沉迷全能神而絲毫沒有親情與人情味的馮麗花,家人又氣又恨,忍無可忍的丈夫終于提出要離婚,直到此時馮麗花得內心才有了一絲絲觸動,自己對神那么虔誠,甚至不惜走上街頭游行,可現在丈夫卻要和自己離婚,這難道是就是自己追求的么,他對全能神有了些許猶疑,最終在家人一次次的勸說下,她慢慢有所清醒,看著因為自己而沒人照顧的孩子、年邁多病還要為家操持的婆婆、滿臉疲憊躺在床上的丈夫,她后悔了,難道這就是自己的“美好歸宿”,從這一刻起,她決定遠離所謂的“神”,為自己的家庭而活。

  當她再一次的回歸家庭,內心是平靜的,每天清晨為上學的孩子準備可口的飯菜,看著孩子幸福的樣子,覺得很滿足;每天接送孩子上下學,看著孩子小小的背影,她想,人生是一場單行的旅途,她錯過了孩子太多成長的點點滴滴了,現在她要陪在家人的身邊,看著孩子長大成人。對她不離不棄的丈夫,心中充滿了感激,他為這個家付出了太多太多,因為他的堅持,這個家才沒有散掉,因為有他,才有家!

【字號: 】【打印】【關閉
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51120497441
{ganrao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