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土之門
【字號: 体球网即时比分 新華網( 2019-12-24 09:50)  來源: 甘肅日報  作者: 祿永峰

  一塊一塊的白云,或者黑云,像是長了腳,一會兒跑到村莊這頭,一會兒跑到村莊那頭。村莊的天空,除了云塊,空曠得再什么也沒有。

  我不擔心那些厚厚的云塊落到樹梢上,樹會把它們托住。云塊再大,樹也不怕,它們能夠托得住。村莊里的大部分樹,都是為托住云而生的,它們天天追著云生長著,并漸漸長成一枝傘柄,一林傘柄。樹長成了云的拐杖,把云塊整天整天地托著,或者干脆在一場風中,把另一些快步跑動的云劃碎。

  我并不擔心那些白云,白云遠遠看去像棉絮一樣,落在樹梢上,樹葉一動不動。我擔心的事情是,從樹梢上跌下來的一大塊一大塊的黑云,是不是很重呢?樹梢托不住了就紛紛掉下來。掉下來的那一塊塊黑云,把一面天都給罩實了,并一點一點朝大地沉落??際塹謨衩咨疑?、高粱梢上,漸漸又跌在麥田里的麥子上,一根根麥子被壓得東倒西歪,一旦麥子被壓得貼在地面上的時候,我知道,黑云同時已經重重地跌在了一塊塊草地上。

  黃土地似乎沒有一塊會閑著,田里長滿了莊稼,荒山荒坡上,各種各樣的小草緊緊地貼著地面。許多小草長足了一年也沒有我的腳面高。它們不露聲色地潛伏在黃土地上,挨挨擠擠地依偎在大地的懷抱里。每一棵小草,都在努力地把陽光和雨水日復一日地匯聚起來,并順著根須一點一點輸入大地。大地裝滿了陽光、雨水甚至每一滴露珠。

  草葉起落,輕風泛起。我沒有想到,比草葉更堅硬的,竟然會是乘黑云趕來的那一場場風。黑云卷起的風就像把鐵梳子,把黃土梳理得松松散散,給四野洗臉去皮,讓土地換上新黃。起風了,泥土的氣息,如同魚腥味一樣隨風亂竄,使村東頭的黃土跑到村西頭去,村西頭的黃土跑到村東頭去。而隨風和黑云趕來的一場場雨呢,不知道在哪一年,竟然把村頭的那座黃土山沖刷成一孔拱形的門洞,至今在村頭佇立著。村莊人稱其為“黃土之門”,也有稱其為“天下黃土第一門”。這道黃土之門,是村莊里的人,包括馬牛羊,甚至風的必經之門。

  在村莊里,黃土之門很普通,普通得如一個長在畦埂上的蘿卜,一間敗落的老廟,沒有誰對它高看一眼。地里長出那么多吃食,沒人對一個蘿卜晝思夜想。日升月落,槐樹枝在地上留下濃濃淡淡的影子,與老廟在村口投射出的影子一樣,誰也不會去留意。門的作用只供進出便足夠了。

  多少年了,黃土之門默默地矗立在村口,就是專門供村莊人或者牛馬羊穿行的。那些牛馬,被人們牽著穿行的次數多了,即便無人牽著,它們也知道黃土之門是通往外界的必經之門。除了牛馬羊,還有那些黑螞蟻,不知道是誰告訴它們的,它們出出進進,也是沿著這孔門洞。螞蟻對村莊像人一樣熟悉,經過黃土之門,它們能夠爬進村莊,也能爬出村莊。要不,一群螞蟻只能翻過一座接一座的大山,才能去往它們想去的地方。

  沿著一座大山洞開的黃土之門,像一個人巨大的手掌,把村莊各處的小路都匯聚到了掌心。

  風,也喜歡貼著路面行走。風散步的時候,步子很緩,很緩,它們還沒有螞蟻爬行得快??墑?,風一旦跑起來,比村莊跑得最快的馬匹還要快,風跑起來誰也都不避讓,甚至連同一路奔跑的風也不避讓。風追趕著風,風摩擦著風。一股腦兒地趕到村口,聚集在黃土之門周圍,整個門洞成了個大風口,每一股風都爭先恐后地猛沖著,像一股大水聚集在水洞口,水流湍急,不時激起飛濺的水花。

  我在想,要是沒有這孔黃土之門,風只能繞著一座接一座的黃土大山趕路??墑?,黃土高原上的山太多了,太大了,如果風晝夜兼程,不知道風會不會累倒在半路上?;褂心切┡B硨腿?,會不會也同風一起累倒在半路上。如果他們都落在了半路上,那么村莊的牛馬就難以成群,人就更難以群聚了。牛羊,人,樹,還有風和一塊一塊的白云或者黑云,都是孤單的。

  一孔黃土之門,接納了世間萬物朝它涌來:牛馬向它涌來,裹腳老太向它涌來,風向它涌來,幾塊白云或者黑云向它涌來,孩子們向它涌來,螞蟻向它涌來……這孔門,是村莊通往遠方的幸福之門。要不是我一次次穿行過這孔黃土之門,我的世界又能大到哪里去呢?

  春天里,我喜歡躺在黃土之門頂部的草地上,看一只只鳥朝村口飛來,穿過黃土之門,奔往別人的村莊,或者奔往遠處的一棵棵大樹。我驚嘆鳥的探路能力,它們在空中一只緊盯著一只,拍打著翅膀飛翔,滑行,群起群落。一聲聲鳥鳴,清脆而幽遠。這聲音,是一只鳥向另一只鳥發出的召喚嗎?村莊鳥的種類頗為繁多,麻雀低飛,老鷹高旋,燕子掠過……鳥的神奇并不僅僅在于飛翔,村莊的鳥兒傾巢出動,它們像村莊人隨手丟出去的一把把石子,誰跟誰也不會撞在一起。

  “飛機,飛機……”正當我的目光追隨著一群群鳥四處張望的時候,黃土之門下的小伙伴們早已仰頭望著一架飛過村莊上空的飛機。飛機的嗓門真不小,“轟隆隆”的聲響,像由遠及近的雷聲,每一次,總是聲音先抵達村莊,好像是給村莊人報個信兒。大伙覺著飛機跟一只鷹大不了多少,甚至還沒有一只鷹大。以至于我們中的好幾個人,單從飛機傳來的聲音判斷,一致認為飛機一準沒有鷹飛得高,平著翅膀飛的速度也沒有鷹那么快。

  后來,我們發現一個秘密:那一架架飛機似乎跟村莊的黃土之門有個約定,隔幾天總有同一架飛機在一天里的同一時間段經過村莊上空。白天,每一架飛機都要從黃土之門的上空緩緩飛過,一點一點消失在云里。當然,當那一大塊一大塊的黑云壓在樹梢上,或者壓在高粱、玉米、麥子、草地上的時候,我只能聽到“轟隆隆”的聲音。這就像幾架夜晚飛過村莊的飛機,夜空下我只能聽到“轟隆隆”的聲音。只不過,到了晚上,我還會看見那幾顆像星星一閃一閃的機燈,把村莊上空的夜幕拉得更長?;仆林瘧昏駁囊箍戰艚艫鼐勐W?,總不乏幾顆星子兒穿過厚重的黃土之門。

  再后來呀,也不知道具體是哪一天了,我突然明白村莊所有小伙伴的夢,都會像鳥兒或者飛機一樣,騰空而起,最后穿過黃土之門,飛向遠方?;褂?,我曾經最擔心的那一塊一塊的黑云,從樹梢上成堆成堆地跌落下來,看似重重地壓在黃土之上。其實,所有的樹梢都朝著云塊,像花朵似的,偷偷地舒展開了。高粱、玉米、麥子和草,也像花朵那樣偷偷地舒展開了。它們就像在參差不齊的黃土地上,架起了一個巨大的花環,密密地把黃土之門圍攏著,這是村莊給予黃土之門一個溫暖的擁抱。一個轉身,一塊一塊的黑云,或將還給久旱的大地帶來一場透雨呢。

  終于,對天空跌下來的一塊一塊的黑云,我沒再擔心過。(祿永峰)

 
Copyrigh © 2000-2012 gs.xinhuane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制作單位:新華網甘肅頻道
本網站所刊登的新華社及新華網各種新聞﹑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,
均為新華通訊社版權所有,未經協議授權,禁止下載使用。

 
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5381062
{ganrao} 捕鸟达人画面图 青海快3开奖数据 腾讯分分彩是不是官方的 山东福利彩票网 云南11选五遗漏任五 天天重庆麻将换三张 天津体彩十一选五玩法 甘肃11选5中奖规则 北京快速赛车 怎样确定股票是上升趋势 湖北快三中奖规则 同花顺股票指数怎么看 贵州快三今天开奖40期 03113王中王精准四码 内蒙古快三开奖全期 在家网上打字兼职正规吗